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短篇清水】陌路(罚贱Punpool、带内贱Cablepool)

※CP为罚贱Punpool(惩罚者x死侍)、副内贱Cablepool(锁链x死侍),短篇清水,文中带罚叔跟DD友情向,嗯…但我没有追过两人的交集,如有阙误只能说非常抱歉。(部分BUG自首见文末)

※时间线在罚叔跟贱贱的组队刊之后,同人背景在他们把事件处理完,因为安置哈德森(刊里那个天才儿童)与处理班克斯的财产问题暂时租在肯塔基的一间独栋小民房(肯塔基州大概是原本班克斯一家住的地区,虽然漫画没讲但看对话应该是,而且建筑风格挺像)。

※文中有些对彼此的评价与对话是出自于两人的组队刊(包括刊里贱贱问罚叔有没有想过安定下来,还有罚叔对贱贱的注意力像松鼠一样随心所欲的看法),最大不同的大概是罚叔对已逝家人的态度,因为在此之前听到关于罚叔的评价大概都是走不出去,也有听过罚叔日常就是看着家人照片想着下一个要干掉谁,然后上网看看二手枪枝什么的(这个梗出自官方动画,罚叔的二手枪还是跟贱贱买的)。不过这刊里面居然来个大逆转,在罚叔跟贱贱打架的时候居然说自己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家人的逝去反而让他褪去伪装,照着自己的意思过生活。(当时看到这段挺震惊,但因为这个大纲编得比较早,所以用早期的设定)

※代称:弗兰克=惩罚者,韦德=死侍,内森=锁链,因为有捍卫者联盟出场,所以:马特=夜魔侠(DD的本名翻译版本好多啊,包括马特跟麦特,最后还是决定参考百度百科的马特),丹尼=铁拳侠,卢克=神力侠,杰西卡=杰西卡琼斯(备注:女队员XD)。

 

 

 

 

正文:

 

 

  跟拥挤的纽约不同,风光明媚、景致宜人的肯塔基州是个很适合居住的地方,对想要远离俗世纷扰的人来说,广阔和煦的地形气候是很好的隐居地点,在享受这种悠闲与自由后,很少人能不想在此度过余生。

 

  「数学这门科目别表现得太好,成绩维持在平均偏上就好知道吗?」韦德最后叮嘱将要前往寄宿学校的哈德森。这段时间他与弗兰克在肯塔基州租了栋独栋民房,处理着班克斯手边财产。不只将大部分的钱财过给哈德森,还设法替他隐藏身分,以确保仇家不会找到上门。最后申请一间教育资源、人身安全、名气评价各方面都是上乘之选的菁英学校,希望他能在那里好好学习,过上正常点的生活。

  目送哈德森上学校专机后,两人才回租屋处准备收拾东西。

  「这里真是个好地方,人少地广天气好,也没像纽约那样随处可见漫天飞翔的能人异士,这两三个月里我几乎忘了自己身上十七笔不同的悬赏和你头上总计七位数的赏金…」韦德一面开锁一面与身后的弗兰克闲聊,这一路上弗兰克都没怎么应声,而韦德也满不在乎的自言自语。

  「嘿,弗兰克,你有没有想过假如有机会安定下来,会是怎么样…?」也许因为弗兰克总是一言不发,韦德恍神间脱口问出这个问题,在仍听不到任何回应后,尴尬的挠头笑:「哈哈,真抱歉,我忘了你之前就回答过了*,没有必要去想是吧?这个回答真有你的风格〜好啦!我想也是时候说再见了…」说着动身将屋里自己的私人物品收拾进各式大小袋里,而弗兰克就站在身旁不远看着他收拾,自己却毫无动作。

  韦德背起一个黑底粉红边的Hello Kitty双肩背包,胡乱说笑:「你知道为什么Hello Kitty双肩背包永远不能做像鲨鱼背包那样开口在嘴的部分?因为他们的标志是只没嘴的白猫!虽然我看动画里她还是会开口说话,但如果真的做出了拉链在开口并长满尖牙的Kitty背包那应该就得改名叫Halloween Kitty(万圣节凯蒂)了…」双手提满行李与杂物,故意不去看身边的弗兰克,故作潇洒的转身走向门口:「好吧,我想就是这样了〜和你合作的时光意外让人开心,希望往后还会有这样的机会…哈哈哈讲得好像真有可能一样,就这样吧,我…唔?」

  话未说完便被两步跟上的弗兰克扳过身子,在被掀起的半面面罩下,覆上两片微凉的薄唇。

  韦德惊得双手行囊掉落于地,脑子瞬间死机定格当场。

 

  「我还没那么想说再见。」

 

  震惊中,韦德隐约听见对方说了这样一句话。

  而这句话即使放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仍不住怀疑,自己也许是真的听错了。

 

  但在当下,韦德反应过来后激动的环住弗兰克的后颈,开心的朝对方两颊频频亲吻,难掩兴奋道:「你知道吗?这句话在我刚刚收拾家当时就该告诉我!」韦德眉飞色舞的计画着:「这间房子我们可以不退租,就像过去这段时间一样继续生活!哈德森学校假期的时候也可以回到这里玩!你也可以培养新的兴趣,我想想,如果在这里的话…像是钓鱼、烤肉、划船,还有钓鱼跟…钓鱼…嗯…」韦德把手一挥:「唉,不想了,总会知道该做什么的!老实说我觉得你简直要被过去压垮了,甜心!有时候你得放下过去,原谅自己。就跟老罗根说的一样!他真是个很棒的人生导师!」说着抬头望向天花板,做个简单的敬礼手势:「R.I.P哥们,你超棒的,电影也是…」

  就这么一分神之际,弗兰克神情闪过一丝动摇,他揣着「放下过去」这个词陷入沉默,看着眼前人滔滔不绝自说自话,再没有任何表示。

  白色腰包忽然响起铃声,弗兰克从中拿出手机接听,说了几句答应帮忙的话便挂了电话,简单收拾行李说:「我有事要处理,要离开一阵子。」

  「唔?像是金盆洗手前的最后任务那种?好吧,我可以理解…不过如果你同意这个提议的话,早点给我答复吧!在这之前我会在这等你的,也许在你下次回这附近的时候能来跟我说一声,不管答不答应…」不同于弗兰克俯身整理行囊,韦德则是开始把原本打包好的东西归位:「其实你给我的评价很对,『毫无信念,毫无道德准则,靠着松鼠般短暂注意力随心所欲的人』!这实在算得上是精辟的总结。虽然我刚刚那段放下过去的说得挺鸡汤,但我真没什么等待的耐性。还记得某次我跟我一个雇佣兵老同学约战,结果我等不到多久就*…」任由他喋喋不休的瞎扯,弗兰克直到出门前都没给出准确的答复。

 

  这通电话来自马特梅铎,晚上就会换上全身红的正义之士。很难说他俩是什么关系,也许亦友也亦敌,但这次弗兰克接受了他的请托,目的是集结新的捍卫者,任务是助他调查或从旁推动。

 

  调查活动匆匆过去几个月,这期间韦德不时会传简讯给弗兰克。这是过去弗兰克提醒过的,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韦德一样能在任务中毫无顾忌的讲电话,一旦暴露行踪,若非性命堪忧就是布局尽毁,所以简讯是任务期间最适合的交流方式。

  当时为安置哈德森的问题,弗兰克方便韦德有事联系给了自己的电话,对方惊喜不已:「哇喔!这是你的私人电话?!真的?!这太叫人激动了!我是说⋯我们都在雷霆特攻队的时候我都没有你的电话号码,但你现在不只给我坐你的战斗货车还给我你的号码!哇喔我真的可以把它存入我的通讯录吗?」弗兰克甚至记得起当时韦德纂着纸条的手激动得微微发颤。

「可以,不过你绝对不能拨。」弗兰克在韦德神情错愕时解释原因。

韦德点头答应:「明白了,我可以答应你绝对不打这个号码,只传传简讯什么的⋯不过你随时想打电话找我都行,我什么时候都能接!」

接下来的日子韦德隔三岔五就给弗兰克发讯息,尤其在安置哈德森问题结束之后更加频繁。他的简讯有时浪漫感慨,也有时候光看到就精神污染,例如某次:「小罚罚*〜甜心,如果你刚好要用深网购买枪枝又不小心点到变态色情影片页的时候,标题是『不要看』就真的别去看,有次我点进去看到一个男的躺在浴缸里让人轮流排泄在他身上*,从此我就不敢不信这标题了…」

  刚开始弗兰克还会回传几个简短的词,到后来不知道回什么索性就不予回复,虽然他会将每封讯息完整看完,即使内容再无用。

  依稀过了两三个月,韦德传讯息的频率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封写着「我收到这期的话费帐单了,简直惨烈…」的讯息传来后,韦德再没有传任何一封简讯,而他当时也没觉得状况有什么不对。

 

  捍卫者集结的结果很成功,在马特的邀请下,弗兰克暂时随他们对抗手合会那类的地下恶势力,而这回他们的调查目标正好位于肯塔基州。

  也许巧合从来都是命运的常客,目标所在的该市正是距离他与韦德租屋处最近的市区,那时他们偶尔会来镇上采买日用品,哈德森一直被韦德带在身边保护着,许久一次的采购完成后,三人再驱车回到位于郊区的独栋民房,继续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在那些远离人群的日子里,除了采买生活用品与班克斯财产处理外,只剩给哈德森申请学校的事情接触过他人,有次遇上校方诸多手续与审核里颇为重要的一环,必须得两人亲自出面处理。

  当时韦德慎重的用三维投影器在自己身上映照复原时的容貌,弗兰克则简易改装,穿着正式。

  校方处理申请的业务承办人员依照程序问:「是学生的监护人吗?」

韦德笑答:「是的!」

「那么⋯哪位是呢?」

  韦德抢道:「两个都是!」语毕趁其不备拉过身边弗兰克衣领轻吻他脸颊,弗兰克措手不及下只好无奈接受,而韦德则朝着他露出得逞的笑,愉悦的配合手续完成。

 

  究竟阔别多久回到这里?也许是半年,也可能是一年。弗兰克故意在记忆里模糊时间流逝的速度,仿佛这能让他在对已逝过去与崭新未来的抉择中,找到一段安于现状的过渡期。

 

  由于任务进行是分头调查,他正与着装易容的女队员杰西卡走在这条并不陌生的街道上。但相较于认真着装的洁西卡,他丝毫不给面子的黑底白骷髅装在此刻特别我行我素。

  可显然为自身帅气劲装充满自信的可不只他一人,从对街哼歌散步而来的韦德依然身着那套抢眼的红黑色制服,在靠近自己约二十公尺左右时忽然身形一滞,连带着哼歌的鼻音也嘎然而止。

  在弗兰克的视线里,韦德楞了数秒,最后拿手轻拍后脑,低着头像什么也没看到的回过身,尽力保持步履不慌乱,若无其事转向最近的暗巷。

  弗兰克在洁西卡的催促下继续前行,经过那条高楼与大厦间的暗巷时忍不住朝里瞥了眼,但韦德逃得太快,连影子都没留下。

 

  毕竟在任务中,弗兰克并没有直接追上前去,一如往常的沉稳性格以任务为优先,而直到这事件告一段落,时间已过去两三个月。

  他获得一段未知期限的假期,在那神秘的邪恶组织有任何动作之前,他可以照自己的意思自由活动,甚至决定要不要继续待在联盟里。

 

  回到纽约自己最常待的安全屋,地上有封从外投递进门的包裹通知,并且有条建议以可运大量物品载具前来领取的提醒。

  他将大小不一的纸箱搬入屋中,再用仪器确定当中并没有什么不稳定的危险物后一一拆看,里头装的全是当时在肯塔基州那间独栋民房生活时,因匆忙而没带走的私人物品。

 

  弗兰克轻叹口气,事情发展在情理之内,他对此并未感到震惊。

  他有条理的将物品归位,却在整理时意外发现,在昔年那平凡陈旧的相框里家人照片早已消失无踪,只夹了一张白纸,写着:「我们需要谈谈,如果你想要回相片的话!以免你忘了我的电话或是把我从通讯录里删掉,这是我的手机:XXX-XXX-XXXX。」

  弗兰克犹豫半晌,最终仍是拿出皮夹,将其中珍藏的家人照片放进相框,将写有韦德电话的纸条压在相片后面。

 

  打通电话对他来说并不困难,顶多在听对方说话的时候需要多花点时间。甚至有几次他已经拿起了电话,却在看见家人的相片时,放弃拆开相框的念头。

  时间消逝在刻意忽略中,窗外茂盛绿树像被烈焰点着般染遍火红,最后干枯坠落。在寒风掠过的冷街上,一封单薄的平信送到了弗兰克手里。

  里头是原本该待在陈旧相框里的家人照片,和一张写着简短字句的信纸,纸上字迹工整得疏远:「抱歉,一直以来是我会错意了。」翻过信封,连寄送住址都没附上。

  他回头将信里的照片放回相框,把相框里的照片放回皮夹,过程中那张写有手机号码的纸条掉落,弗兰克小心地将其拾起。

  看着手中纂着的纸条思忖许久,最终拿起电话,但不是拨打上头的号码,而是当年那间独栋民房的房东。

  弗兰克询问当年那栋房子的租赁状况,房东如实回答:「上个房客才刚退租,需要替你保留吗?」

  弗兰克沈吟半晌:「我这几天想去看看⋯」

 

  冷风掠过干枯的枝林,在被薄雾遮蒙的清晨微光中,来到了记忆里那栋民房外。

  彻夜驱车赶往的弗兰克怔怔看着这肃杀寂寥的画面,明明是住过两个多月的地方,却感觉相当陌生。

  两年前他曾在相似的气候中踏入这座屋子,差别只在当年他到达时已是午后时分,且身边多了两个将会和他共同生活好些时日的人。

  这栋房子有两楼,一楼有客厅厨房和一间主卧室,二楼则有两间空房。

  他记得刚搬进来的那个下午韦德兴奋得窜上窜下,只顾将二楼哈德森的房间布置妥当,个人的东西却散落得到处都是,在晚上就寝时还不得已到一楼的主卧室向自己「借宿一宿」。

  那天韦德直接将睡衣睡帽穿在全身制服外,笑着说:「这样温暖多了!」见弗兰克沉着脸一言不发,韦德连忙说:「你⋯你别生气嘛⋯今天这个状况是不可抗力!如果你真的因此不爽想拿枪崩我的话,至少别在孩子面前或这个会打扰到他休息的时间好吗?即使我们在他面前一起拿枪崩了他亲生父亲,我还是觉得尽量少让他在这个年纪就接触到太血腥的东西比较好⋯」

  弗兰克沈默一会,终于还是说:「⋯你知道班克斯一直以来都以伪装出的和乐家庭形象利用你吗?*」

  见弗兰克不是在为今晚自己蹭房而生气,松口气的韦德径自走到弗兰克让出的空位旁拉起棉被躺下:「哈哈⋯在发生了这么多事之后我当然知道!但即使是这样,我仍希望这样美好的家庭生活是存在的⋯即使是骗我的也没关系⋯」弗兰克忽然感觉到一股温软贴上自己,原来是韦德一个侧身把自己抱住:「这样真温暖,好吧睡觉!明天还有很多东西要整理⋯」接着像是不给自己有拒绝机会一样,没过几秒对方的呼吸就开始平稳起伏,空气只回荡着窗外细微风声与身边人的规律鼾声。

  数分钟过去,弗兰克轻轻起身,独身数年的他早已习惯了独自入眠,天冷时这份来自另一副身躯的温暖使他一时难以适应。最后他拿了件深绿军毯轻轻走向客厅沙发。带上门扉前,并未察觉床上那平稳的鼾声渐息,收于细不可闻的一叹。

  第二天韦德很快收拾好自己的物品与二楼卧室,简洁俐落的整理速度让弗兰克不禁疑惑昨天那满屋散乱是怎么产生的。

  在搬来这里的这两个多月内,韦德并未做过更进一步的亲昵举动,即使连那回申请学校时突如其来的轻吻,都是这段日子来少有的暧昧。事实上,比起一同合作处理班克斯事件时的驱车乱闯,在肯塔基的安稳生活反而使他们日益疏远。

  韦德总是这样,以常人的关系进展来说,应该是相处越久越亲昵。而他对人总是在得寸进尺中慢慢摸索自己应该退回的距离。

  在刚开始住进屋的几天中,韦德总是在他周围喋喋不休的说这里的气候与步调如何的舒适宜人,这里的山川和草木怎么的令人难忘。但在自己刻意的不表态后,他只得偶尔在生活的小事件中透露想法。

  某次他们三人到附近的河流畔钓鱼野餐,耐不住性子等鱼上钩的韦德直接将身上的弹药扫射入河,最后再用鱼网捞起寥寥数只。

  弗兰克轻轻皱眉:「你做事情前先仔细想想吧,这些弹药也是不少损耗。」

  韦德不满的扁嘴,满不在乎道:「如果可以,我还真希望往后的日子里这些子弹可以只用在射鱼!」

  弗兰克想也不想的回答:「你知道这不可能。」

  「⋯⋯」韦德听完深叹一口气,提起鱼篓道:「好吧,你是对的。但这些鱼还是要趁新鲜的时候料理,收拾整理一下回家吧⋯」

 

  之后韦德又这么做了几次,弗兰克也不想多管。

  在他记忆中他们三人最后一次去野餐时,哈德森的学校已经申请通过,再没几天就得去学校寄宿了。

  回来后韦德照惯例在厨房里处理捞回来的鱼,在处理鱼料理前仔细用军刀挑掉鱼肉中镶着的子弹,在悠闲平静的肯塔基,这大概是他们刀头上舔血的生活工具现下唯一的作用。

  哈德森在厨房与韦德聊些将要到学校上课的事,在不远处调整反追踪仪器的弗兰克听见他问:「韦德叔叔,学校假期的时候,我能回来找你吗?」

  「当然没问题,甚至不用等到假期,当你真的恨透学校生活恨到不惜逃学反抗教育制度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把你接来跟我一起住都行!不过学校生活其实也很有趣哈哈哈,想起我小学的时候还跟一个同学放火烧学校玩,青春岁月啊⋯*」韦德说着从油锅里捞出一条个人份金黄酥脆的炸鱼:「吃吗?刚炸好的〜」

  「谢谢⋯」哈德森拿盘子接过了鱼,又问:「那⋯到时候那个大骷髅叔叔会在吗?」

  韦德明显怔了一下,随后神秘兮兮的对哈德森悄声微笑说:「怎么说,我希望那时候他也在⋯」

  虽说是悄悄话,但那被控制得当的音量一字不漏的听在弗兰克耳里,当他抬头看向韦德时,他正回以一个狡黠但难抑温馨的笑。

  弗兰克想,也许就是这个笑容,让他产生了无论自己考虑多久韦德都会等下去的想法,即使他知道对方是个毫无信念、毫无道德准则、靠着松鼠般短暂注意力随心所欲的人。

 

  记忆填满了空无一物的房子,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没留下。

  冬日微光将室内映成铁灰,时间的锈蚀仿佛随夕阳斜照蔓进寂寥的空屋。弗兰克暗想,也许韦德在这些日子里也曾独自看着这样的景色发出叹息,无奈地开着玩笑:「那时吻别这个行为应该是义大利血统造成的吧⋯」最后在毫无回应的孤寂中,薄弱的期望终于随耐性消磨殆尽。

 

  「……」在落日没入窗外远山前,弗兰克拿起电话决定给房东回复:「…是,我很喜欢这栋房子,我想我另一半也会很喜欢。」

  电话那头房东问:「好的,那要替你们换置新门锁吗?」

 弗兰克淡淡回答:「不必麻烦,若上个房客想回来,我比谁都欢迎…」

 

  弗兰克回纽约继续捍卫者未完的任务,数月内他不时给韦德传简讯、打电话,但简讯不是莫名无法发送,就是电话被不明原因的杂讯截断,就算是用公共电话也一样。

 

  此后一切如旧,生活中腥风血雨未曾间断,无论面对难缠的敌人或是艰困的险境他都显得平稳无波,然而某个午后队员的闲谈话题,却在他心底掀起剧烈波澜。

 

  据点休息室中,丹尼坐在沙发上忽然对卢克说:「我前几天在路上撞见死侍,那家伙还是一嘴烂话,跟过去一点没变。」

  在一旁整理枪械的弗兰克身形一滞,暗想:「原来他回来纽约了…」

  正当他计画着晚点直接到韦德家找人时,丹尼接下来的话却直接否决了他安排:「你猜我还看到谁?他那个穿越时空的救世主老搭档也在旁边,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就是当年一拳打爆你衣服的岛主!*」

  卢克听着露出一脸「当年老子我不慎撞邪」的纠结表情:「他居然也在?又有什么大事件了是吧?天佑悲惨的世界悲惨的纽约…不过我过去听说他们关系不单纯,你之前听说过关于他们的传闻吗?」

  丹尼点头道:「不只听过,我还在那天直接问了。」

  卢克:「结果?」

  丹尼:「这两个没羞没臊的变种人完全没有否认的意思。」

  卢克低头沉吟半晌,最终意味深长的发表评论:「…某种角度来说,自愈因子真好用…」

  似乎发觉弗兰克情绪不对,在一旁的马特终于加入话局,巧妙的岔开话题问:「听上去你们不太喜欢死侍,之前发生过什么?」

  卢克回答:「当然不喜欢!他跟我们恩怨实在深长久远,好几年前我们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顶着个爆炸头,操着满嘴黑人口音*…」

 

  弗兰克并未将情绪展现得太明显,只是他在一天中独自叹气与出外散心的次数略显频繁。某次马特出于关心陪他出去绕圈,两人几乎整路沉默的走向平时不会去、离他们据点稍远的热闹街区。

  也许是真的有缘,也或许这个市镇就这么点大,两人在经过一间益智游戏专卖店时,韦德正好扛着一袋各种高难度数学游戏走出来。

  「…喔嗨,弗兰克!」韦德很快整理好情绪,在店门关闭前扛着袋子转到人行道上,打招呼说:「好久不见了〜即使是以漫威出角色彼此交集的标准来说都是…」开口依旧是让人摸不着头绪的话语,弗兰克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韦德却很习惯人们与他聊天忽然无语的反应,自顾自说下去:「嘿…其实我一直想向你道歉来着,关于几年前在肯塔基州的那件事…」说着露出甚是尴尬的神情:「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想的,居然一厢情愿的做那些不合常理的决定,如果不是我的老伙计内森从未来回来开导我,我可能现在还在等…唉,我说这些做什么呢?那段时间肯定造成了你不少困扰吧…真是抱歉,虽然这么说有点厚脸皮,但我们能不能都忘了那段令人尴尬的过往?好吗?想起那种贸然的举动还是挺难为情的,即便对我来说…回头让我买些弹药给你当赔罪吧,寄送地址还是你最常待的那间安全屋吗?」

  「……」弗兰克缓缓回答:「…如果你愿意,可以寄回肯塔基州…」

  韦德怔了一下,难掩苦涩的笑道:「看不出来你这么幽默,那我就寄到你最常待的安全屋了!」语毕哥们般一拍弗兰克肩膀:「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自己多保重!」接着忽然转身握住一旁戴着墨镜拿着导盲杖的马特的手说:「这位朋友,要刚毅、坚强!」语毕向两人道了别,走向对街等待着自己的内森。

  内森微笑问:「给哈德森的礼物买好了?」说着顺手将韦德揽近自己。

  「是,当然!我相信他会喜欢这些礼物的!也相信他会喜欢热闹的纽约…」韦德淡笑着回答:「有我们两个护着他,一定能过上一次安全又快乐的假期生活,前几年都在肯塔基州度过假期,对那个年龄孩子来说是有点太无趣了…」

 

  「我不是个太喜欢说八卦的人,但那天丹尼提到关于他们俩的关系是对的。这种强烈混合的味道,不是在情人身上不会出现…」随着韦德与内森步行走远,马特忽然打破沉默:「不过他说肯塔基州是什么意思?你们之间的暗语吗?」

  胸口的闷痛使弗兰克有些出神,全身力气几乎用在维持平静的表面,转身走往与那两人完全反方向的道路上,对于马特的问话,他只是淡然回答:「不,我想只是一场时间长点的白日梦。」

 

 

【文完】

 

 

注释:

◎贱贱问罚叔安定下来的桥段,出自《死侍大战惩罚者》#3,原对话如下:

罚叔按了战斗货车自爆,两个人跳出车外,贱贱忽然问:「你有没有想过如果自己不干这行又会去做啥,弗兰克?」

罚叔:「没有。」

贱贱继续说:「所以我才那么喜欢班克,他很忠诚,对他的妻子也好、儿子也好、生意也好。自从我认识他以来都就从未改变,那怕是我都变了那么多。」说着感慨起来:「他不像是…雇佣兵,漂泊无依。」接着忽然问罚叔:「你是否有想过,假如自己有机会…落地生根,会是怎样?」

罚叔:「没有…没必要去想…」

◎跟老同学约战详情看贱贱V2黑暗王朝时期跟靶眼约战那篇,贱贱因为等不了直接毁了自己的计划。

◎小罚罚:这不是正式的翻译,但原文也很难翻。贱贱有时候会叫罚叔「弗兰奇」(frankie),这个算是「弗兰克」(frank)的亲昵称呼,用法大概跟贱贱其他时候称呼「小模」、「小蜘蛛」、「小灭霸」、「小维」那种相似,这个感觉很难翻,看过的汉化是直接用弗兰奇或弗兰基,但斟酌之下还是用「小罚罚」这种试试。

◎这部影片是我上次无聊找国外深网的时候意外看到的,标题就叫「Donot watch」,对于影片的描述我已经说得尽量委婉,躺在浴缸的那个蒙眼男是直接张口接食排泄物,还很过瘾的抹得整个脸跟半身都是。当然我上深网顶多看看诡异影片跟血腥图(虽说如此但因为怂我也不敢找太恐怖的网站),一些毒品跟枪械甚至雇佣杀人的交易网我就没去看了,但猜想罚叔跟贱贱大概会用得到枪械交易网哈哈哈。而且贱贱在跟罚叔的组队刊里也说过「克利夫兰汽船」这个词,我想他可能也没少找相关影片(捂脸

◎班克斯故意伪装出和乐家庭的模样让贱贱保护自己与家人,见罚贱组队刊班克斯自己所言,也就是利用贱贱对这种生活的渴望进而引发他同情心的意思⋯贱贱这个设定真是萌⋯

◎跟贱贱放火烧学校的同学是靶眼,见贱贱V2黑暗王朝时期,不过贱贱小时候的设定到近期新漫画又有更动,变成一个善解人意受欢迎性格温柔运动也强的好学生,这个设定差在此略提一下,这句的梗是参考前期的。

◎开宝一拳打飞卢克凯奇还让卢克谜之爆衣的情节详见CDP搭档刊,当时的状况是贱贱被两人抓住,开宝忽然出现一拳揍飞卢克,贱贱被抓住时还炫耀自己有个超棒的搭档。

◎贱贱与神力侠和铁拳侠当年初遇交集见贱贱V3白人事件,当时的贱贱真的顶着爆炸头说话黑人腔,最后拿下面罩他们两个还很惊讶贱贱竟然是白种人。

 

 

BUG自首:

◎因为时间线的关系,之前忘了从哪听说重启后罚叔不知道DD的真实身分,由于没在追这路线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时间线到目前为止罚叔是知道了没。文里的设定是知道,而且关系甚好,但实际漫画发展我就不清楚了(笑哭)

◎罚叔对家人态度的设定:纠结点在开头已经说明,罚贱组队刊罚叔对家人态度的设定跟过去所听说的差距甚大,不知道跟重启有没有关,文中还是属于旧设定。

◎贱贱的个性OOC点:其实照新的捍卫者联盟第七期更新,贱贱撩罚叔的方式应该更无耻一点(刊里又是露臀又是亲嘴的),当年我在脑这洞的时候根本没想到…不是,应该说我在看这刊前根本就没想到官方会玩这么大,对此我只能抱着恭敬的心跪着学习,这篇暂时先含蓄一下。

◎捍卫者的集结,捍卫者之前有旧版,文中提到的是新成员,当前有四个人。详情是怎么集结的我不是很清楚,会用这个背景也是一时兴起,在此之前我只看过影剧的预告而已,模糊的引用一下,说个意思。(毕竟没在关注这个线,除非贱贱真的加入吧哈哈哈,之前好像有放出消息会出场帮忙下,但编剧要跳槽了不知道还算不算数)

◎时间线成谜:我其实不太清楚罚贱组队刊的时间线,但如果依出刊时间来看的话,捍卫者可能还稍早一点,文中设定是罚贱组队刊在前,这个其实有点BUG。

 

 

 

后记:

  这次尝试了新的写法,写完又改大纲重写了三次,前后熬了两个多礼拜的夜,感觉却很糟糕⋯唉,其实也不是没想过文章开头那段如果写罚叔不是只亲一下而是直接扑倒也许结局就不一样了。(话说文中他们两个没能在一起是开宝坑的这个看得出来吗?XD)

  接着要正式写圣诞活动文了(头痛),剩下的时间应该只够写一篇吧,最近写文速度实在龟到不行啊…(瘫)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