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中篇剧情】被欠人情就是这么嚣张 第一章(纷争贱,《欠人人情就是这么憋屈》前传+后续,主剧情基本清水

【中篇剧情】被欠人情就是这么嚣张(纷争贱,《欠人人情就是这么憋屈》前传+后续,主剧情基本清水)

 

※CP为纷争x死侍,为上回那篇PWP纯甜辣肉《欠人人情就是这么憋屈》的前传+后续(随缘:http://www.mtslash.net/thread-252491-1-1.html、独立连结:这里),本文主剧情基本清水,大概是我回坑的时候脑了一下纷争在前几世不断的穿越轮回中爱上贱贱的过程。

※这里引用几个漫画原作设定,《卑鄙死侍》中纷争也是清楚表示明明知道贱贱会背叛自己还是要利用贱贱,主要是把贱贱当饵来引出阿内杀掉,而且从剧情过程中能知道先前已经轮回好多次,直到漫画中那一次贱贱才利用霍普引开阿内勉强把纷争的任务完成,虽然杀掉的是将死的老年阿内并把心脏给纷争,让阿内活蹦乱跳的在纷争面前跳跃离开,但贱贱居然还厚着脸皮跟纷争「谈条件」,说纷争又没说要哪一年的阿内心脏,而纷争居然接受了但剩下三条命要2017年的(这答应得也太随便了,真心是风一样的性格谜一样的人物),而且纷争测到贱贱带来的心脏真的是阿内DNA时那种不可置信的狂喜也乱可爱,于是在漫画原作与原本那篇生日贺文PWP的背景下脑补出这篇文,以原本那篇PWP状况为主轴,也就是贱贱与阿内双向暗恋,纷争贱主要感情发展在中段,前段大概是在漫画原作外稍微发展一点,中段以后慢慢解释纷争是怎么在多世轮回中从漫画里那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反派变成PWP那个放飞欢乐又带点哀愁的家伙。

※本文多个二创设定,因时空穿越者跳跃而改变未来的时间线,会在时间跳跃者离开之后自动消失。(例如时空穿越者跳跃过去改变未来达成「甲结局」再跳跃回去走「乙路线」,那么「甲结局」时间线就会崩解,就像没存档的游戏。)

※对了,原本有篇欠了朋友的PWP深柜罚x容貌复原美貌柔弱作死贱的罚贱punpool依然卡在一样的位置,那篇在今年端午节前我外婆过世那段时间就卡更了,这篇写完我再去试试看能不能在跨年左右填完。(入坑以来每年跨年都肝罚贱希望今年底也不会错过wwww)

※代称:韦德=死侍,纷争=纷争,内森=锁链。其他大概就埃文=少年天启,埃莉=死侍女儿,偶有其他路人或普莱斯顿家人登场,那就随缘了,我也不知道我会写出啥人。

◎本篇有五个章节,在第五章有两个结局分歧,分别为「遗憾结局(默认)」跟「圆满结局」,供亲爱的读者们投票决定,在结局前每更新一次可以留一次言投票,一个帐号最多四票,随缘跟乐乎分开,总和超过100我就两个结局都写,请踊跃投票喔!XD

 

 

正文:

 

【第一章】

 

  一切伊始,是源于多年后纷争偶然听说2017年的韦德被一个外号疯帽子的仇人刻意染上病毒害得家破人亡,而偏偏在这紧要关头正穿越未来的内森竟没能伸出援手,韦德最后因身上潜伏着连烈火都烧不尽的病毒只好远离人群,那对任何英雄恶棍都恼人且不被欢迎的红色身影就这么理所当然的被遗忘在众人的记忆里。

  当时他饶富兴味看着这份多年前的传说信息,认为这是个能好好利用的机会,于是他费尽苦心搞到了病毒的解药,并且在最适切的时间点出现在最适切的地方。

 

 

  「真的是锁链的心脏!」复杂的未来仪器侦测韦德草率放在纸箱里的鲜红心脏,随后吐了一张基因检验单给纷争,他不可思议的看着检测结果,脸上写满惊讶与难以置信。

 韦德.威尔逊是最好用也最容易被当枪使的雇佣兵,这个传闻甚至断续流传到未来几十年,只因他容易为了各种鬼扯蛋的理由赌上性命付出一切,前提是无关内森.萨默斯的时候。

  所以当纷争确认那真是内森的心脏时,那种惊喜感简直无法言喻,就像原本拿来当饵的蚯蚓竟然把大鱼叼上岸了,谁能想得到呢?

 

 「早说了,我杀了他了。」韦德语气不满中透着疲惫,甚至在纷争把玩着那颗心脏时,也能感觉到韦德刺向自己身侧的怨恨眼神。

 但纷争完全不在意,他开心的在灯光下端详那颗心脏:「我还以为你会耍什么诈…但是…嗯?为什么看上去好像有点老?」

 「运送的路上暴露空气太久,反正又不是要当食材干嘛在意这些?」韦德胡乱鬼扯,转眼竟然掏枪射破窗户,让内森毫发无伤的闯入飞船。

  「!?」短短一个晚上太多「惊喜」接连袭来,纷争情绪上反应不及,在忽然面对的二打一混乱中被韦德刺瞎眼睛。在两拳难敌四手打输也不算丢脸的状况下,抛出反派落荒而逃般的一句:「你会因为背叛我而付出昂贵的代价,死侍!」随着轰出巨大能量光束的片刻空档,趁机穿越跳离韦德与内森眼前。

 

  淡蓝光线散去,纷争直接趴在他时间缝隙中一处安全屋的木地板上。

  「感觉好烂…」他用遥感送来身边的疗伤仪器给自己治眼睛,翻过身后仍然仰躺在地上,不停思考这次回溯的失败关键与可进步处。他认为能在失败中反思检讨并去芜存菁是不错的成功者特质,即使他一点都不在意别人怎么批评他搭配时空穿越者技能根本是耍流氓。首先先骄傲分析,不管死的是哪个时期的内森,但确实从韦德手上拿到了心脏,那证明韦德还是有利用价值,自己眼光没错!而失败的原因顶多不够缜密跟对韦德太没戒心,依过去重新跳跃多次对韦德的观察,应该只要在他女儿病中让他听个电话就有机会倒戈?等等治好后试试。

 

  「你背叛我,我不会就这么忘了的!」利用病中埃丽打电话的计画成功后,重返战场的纷争仍然在内森紧急穿越后愤恨的对韦德重申。

  「咕…谁在乎啊!」韦德拿起啤酒罐一饮而尽,无论是利用霍普的生死引走内森还是内森离开前痛恨的扬言要杀了自己且不让自己复活的狠话都让他痛苦万分,他开始后悔为什么买的是这种喝不醉的啤酒而不是能让自己一瓶倒地的飞机燃料。烦躁的他不怕死的把气转向纷争,咬牙切齿的说:「我给你弄到那颗心脏了,就在那。你想要锁链死?你有一个死掉的锁链了!」

  「另外三人---他们必须都得是这一年的!」后来纷争在这次失败的计划结束后重新趴在木质地板上反省时,他也反省了当初怎么一时嘴快就说出了这种拌嘴似的回应。尤其后来韦德也没杀掉他真正想弄死的少年天启,真正达成目标的只有两个对他来说无关紧要的人,不只他想执行的计画进行失败,还得疲于对付不时设法突袭自己的内森,造成他最终还是回到时间缝隙里把脸埋进安全屋木地板的狼狈结局。

 

 也许从无聊的重复剧情寻找改变机会的热情就是他独一无二的变种能力,也或许是他天生自带不屈不饶的反派特质持续灌注他无限精力。反省过后纷争旋即振作起身,这次他想搞明白韦德究竟是怎么从自己眼皮底下蒙混过去?于是他回到稍早几年置了产,在纽约买下一层公寓作为新据点,除了新公寓附带的沙发冰箱床铺基本家具外他还要求装了面大电视墙,连接几只蝇头大小的未来悬空追踪器跟拍韦德,其他什么都不做,就只照旧下指令跟观察对方是怎么坑的自己。

  但即使知道自己是怎么被坑也阻止不了自己被坑的事实,往后好多次重来韦德不只不配合真正杀掉内森跟埃文,还会反过来联合内森重创自己,最严重一次连这整栋公寓都差点被拆了。

  受到惊吓括号自认为轻微的纷争最终叹着气放弃利用韦德来杀内森的计画,但他仍浑浑噩噩回到帮助韦德后约他出来的时间线,毕竟除了回到这里他也不知道能暂时去哪避着了。

 

 

  「所以…你要我取的四条人命是哪四条?」纽约曼哈顿虽然只是建地有限的狭长岛区,但归功于有效的建筑法规,即使高楼林立也总规划许多照射阳光的公共空间,让假日时稠密的人口能自由流通街道中。韦德随纷争站在矮楼顶楼俯视这人来人往的人潮,想从其中找出有没有奇装异服或天赋异秉的目标在。

  纷争则是无神的望向那从树林一般的大厦间透出的和煦阳光,听到问话后心情烦闷的皱了皱眉头,低头把视线投射在悠闲的街道上,随手指了个散步的成年男子说:「就他了。」脑中则冒出一句:「我是不是该死的在这里看过十几次重复的场景跟同样的人了?」

  韦德不疑有他的举枪瞄准,同时问:「好,他干了什么?」

  纷争平淡回答:「没干什么,他经过那我看了不爽。」

  韦德一愕:「…哈?抱歉长官,请问这是个玩笑吗?」

  纷争神情不悦:「不是,而且你该动手了,威尔逊。你在消耗我的耐性。」

  「……」韦德咬牙刻意避开男子要害,描准处神经丛让对方倒地,见人群惊讶疏散后在内心祈祷:「希望他送到医院后只是残了点不要伤及性命。」然后转头问纷争:「目标达成,下一个是谁?」

  「无关紧要的人倒是下手挺快。」纷争心里发了句牢骚,接着在逃窜的人群中看到一个推着婴儿车跑不快的年轻母亲,无聊的开口:「瞄准那个婴儿。」

  「什么?!」韦德听完背脊一寒,持枪的手微微发颤:「为什么?那个婴儿车里载着是下一个希特勒或川普吗?还是…」

  「我管他是谁。」纷争不耐打断:「快开枪,你们佣兵都是等到目标离开视线才击发的吗?」

  「哇哦,听上去这行的秘辛你比我还专业啊长官!」韦德举枪瞄准但根本下不了手,这个角度打过去要避开小婴儿的要害实在太难,当下胡乱找理由搪塞拖时间:「我看不清目标,里面也许是条小型犬?说到这个我就得跟您解释一下,在我们这个时代流行把狗当孩子养,买个婴儿车跟着衣装扮是常有的事,如果你有兴趣想了解的话,这附近刚好有一家宠物用品店…」

  「开枪,威尔逊,我不管那个在婴儿车里的是人是狗。」纷争对韦德不听指令的忍耐已濒临极限,说话间刻意寻韦德的痛处强调:「当然除非你想用你拯救的四条人命来赌那婴儿车里的『东西』是什么?你知道我救了谁,而我也有能力把他们恢复原状。在目标离开视线前,好好想想你还能做什么选择…」

  韦德整个人都在颤抖,最后在婴儿车将要被推入小巷前,手一颤仍是扣下板机。眼见婴儿车爆出一阵鲜血,那位年轻母亲从错愕到扶着婴儿车跪地痛哭,在逐渐逸散的人群中越发清晰,丝丝哭声针也似刺进韦德的耳膜,连带心也淌出鲜血。

  纷争则眼神淡漠的环顾四周,其他人尽皆慌乱逃离,只剩下刚才那位年轻母亲还在视线范围里。

  「连带她也处理了。」纷争冰冷的给出指令,韦德只觉双耳耳鸣声渐重,两眼发昏,眼前灰蒙蒙的闪现黑影,让他错过了纷争第一次命令。

  「杀了她,威尔逊,同样的条件我不想谈第二次。」纷争语气更加不耐。

  「嗯。」韦德举枪就往那年轻母亲的方向射击,但虚软无力的双手和昏晕的视线毫不留情的打偏,甚至离目标有两三公尺的误差。

  纷争皱眉:「你在干什么?」

  「只是打偏而已,别那么激动,小时候缺钙吗?」韦德声音已难抑愤怒与颤抖,随后胡开三枪,但都刻意打偏目标:「就如你看见的,这在佣兵界很常见!」心中则朝目标狂喊:「拜托快点离开那台婴儿车!只要两步就到小巷了,拜托快躲起来!」

  未等纷争评论,那位年轻母亲似乎察觉到了子弹击发来源,居然转身将正面朝向韦德的方向,行尸走肉般颓然跪地,一副生无可恋,甘愿闭目就死的模样。

  纷争冷眼看着:「所以你还在等什么?」

  韦德看着这一幕,已然心绞痛到胸口发麻、四肢冰冷,当下两枪过去正中那年轻母亲的脑袋和心脏,为她免去多余的痛苦。

  「好了,到下个街区吧。」纷争给命令后头也不回转身下楼。

  「等等。」韦德双脚如钉死于地一样再移不动半步,但枪口倒毫不迟疑的指向纷争,只是语气乏力到让人怀疑他还有没有按下板机的力气:「我们需要再谈谈任务内容…」

  「你是故意找死?」纷争眉头紧皱,遥感过去拍翻了韦德跟他手上的枪,而韦德则完全没有力气抵抗,任由遥感压制自己,甚至把自己揍倒在地。

  纷争恨恨的想:「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是会传染的吗?」怒气当头的他直接用遥感将枪口指向韦德的头部,「砰」的一枪果断爆头,用遥感将人往公寓据点拖。

 

  许久,韦德被摩擦地面的背部伤口疼醒。

  其实纷争大可把他飘在空中,但此时却刻意想让他承受疼痛一样,故意将他拖行于地,破损的衣料和自愈后的皮肉伤沾黏一片,稍微扯动便能使其血肉模糊。而韦德清醒时路途还在行进,才要到公寓大门前。

  「我以为与你无关的人就能动手,让你随便杀几个人都做不到,你到底还有什么用处?」进门后自然是免不了纷争一顿痛揍,浑身来不及自愈的伤口暴露在破损的制服外,几度昏厥又被水泼醒的韦德却始终任打任骂不还嘴不动手。

  直到纷争觉得解气了,才随便把对方抛往地面,自己坐在沙发上头痛的想:「当初锁链养这条『死侍』到底拿来做什么用?」接着因无聊而随口要求:「剩下最后一条人命我也不要了,只要你传封简讯让锁链…」

  「不!咳咳…」进门后始终闭嘴的韦德终于开口,只奋力喊了一个「不」字便咳血连连,血水甚至渗出同样鲜红的面罩,滴在浅色地毯上。

  纷争眉头紧皱:「我都还没说要他干嘛!难道你就不怕…」

  「那四条人命你爱取就去取,最好先把我杀了免得碍你的事!」

  「你…」韦德愤恨的眼神简直要喷出火,一副就算用咬得也要咬死自己同归于尽的神情让纷争不禁气结,终于忍不住冲口问:「你是爱上他还是怎么的这么护着他?」

  眼见韦德听完后浑身一震,纷争忽然明白自己猜对了。

  虽然自己不是不知道跟自己同样基因的人魅力有多强,但抢了别人的家犬来吠自己的感觉还是很不爽。于是又将对方揍昏不再用水泼醒,仰天看着天花板想:「我把精力都浪费在什么复杂纠结的恋爱关系上了?」面对精心设计的计画全然破局、抓来当枪使得佣兵不只毫无用处还时常反咬自己,原因还是小情小爱这种枝微末节的理由。

 

  想到这纷争终于疲惫的阖上眼,这接近无数次无用的轮回即便活力如他也终于感觉到乏力,闻着空气中细微的血腥,源自于身前地上这滩外号死侍的「东西」,他丧气的想:「算了,休息一阵子,再想想别的计画吧。」

 

 

 【第一章 完】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