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极短篇清水】寻死(灭贱,灭霸x死侍,平淡友情向)

※本文CP为灭霸x死侍,极短篇清水,属平淡友情向。

※时间线约在灭贱搭档刊之后,根据搭档刊结局是灭霸被雪藏,今年他被放出来还跟死亡女神在一起,当然这都是后话了,本文的时间约在这两件事之间。(对这CP互动有兴趣的欢迎看这个贴子:http://tieba.baidu.com/p/4676754285)

※韦德=死侍,灭霸直接用这个译名,其他像罗根=金钢狼…等。

※太久没写同人文了,空灵可能。

※挑战七夕七篇文的产物(不过我算错日期了可能会多写个两三天),闷头开车式写文,白话文的意思是「不好看是正常的,出现各种精神状态堪忧的剧情或词汇也是正常的」,挑战两天不睡,累死算我的。

※OOC有。

 

 

 

 

正文:

 

 

  死亡女神被绑架事件后,韦德每隔一段时间就寻死一次。

 

  寻死这件事本身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想当年他也曾因为无聊举枪往自己头上崩,也曾为想让生活变得有趣有挑战而四处找方法杀了自己,但近来这几次的目的似乎更为扑朔迷离,尽管每次都想尽办法把自己搞得很严重(还都是些自愈因子难以复原的自残法),但始终命悬一线,弄些复杂的手术或高科技还能救回来。有几次罗根看不下去了,骂了他一顿:「你真要死也不用搞这种@#$%,弄得别人很困惑到底要不要救你。」

  韦德则是在病床上笑吟吟的回答:「哈哈,放心吧,我不是为了死而死的,只是想找一位老朋友叙旧〜」

  罗根:「是你说的那谁…死亡女神?」

  「嗯…也差不多啦,哈哈…」

 

  他曾亲手为自己挖的坟墓周围装饰上紫罗兰,也曾在烈日烘烤下的柏油路上糊成一团,经历过腹腔流出的鲜血浸染身下的枯红落叶,感受过冰锥穿透过五脏六腑时深切的寒意。

 

  随着时间经过,出手救活他的人也不再局限于过去几个老熟人,多了许多逐渐了解而接纳他的新朋友,和那些不希望他因为这种不明不白的小情绪就随意寻死的伙伴们。

  但当他每每被救醒后环顾四周时,眼神总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落寞,但随即打哈哈向那些关心自己的朋友道谢,拍胸脯说:「我保证以后一定珍爱生命,积极乐观面对人生!相信我,下次见到我一定是在自杀防治宣导会的讲台上!」

 

  许是不想让亲友担心,他不这么明目张胆执行对自身暴力美学的呈现了,但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独自出外旅游一趟,地点不一,如极地、丛林、汪洋…等那些相比大自然人类显得渺小的地方,共通点除了人迹罕至,就是即使不做什么都容易死。

 

  他就是这么数年如一日,锲而不舍的,不听劝告的,继续这种说不清目的但充满新意的寻死行动。

 

  所以当灭霸再次找到他时,也不禁感叹这祖宗太能折腾自己了。

  韦德在凶险的热带雨林里找一处天然石窟并将搜集的几十只色彩斑斓的毒蛇丢往其中,然后纵身一跃,那几下真是爽得魂飞魄散,就连灭霸亲自救治都让他到死亡国度悠转了大半天。

 

  雨林的暴雨说来就来,灭霸简易搭建个医疗用方帐棚遮风避雨,韦德躺在铁架床上昏迷,而自己坐在旁边,看着外头钢珠大的雨点纷纷摧残地表上不符雨林般坚韧的一切,这架势好像连稍早停在外边的灭霸直升机都要打穿了,心里隐隐担心他的空中战车究竟能不能撑过这场浩劫。

  暴雨持续到韦德悠悠转醒,他瞇眼看见坐在身侧面向外头的紫色庞大背影时几乎以为自己在作梦,他不顾虚弱的撑起身子,倾身一把扯住了灭霸手腕,在对方回过头时激动说:「我就知道你还活着!我在死亡国度找不到你!」

 

  敢情他这些年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找自己?

 

  灭霸无奈一叹,他差点还因为韦德不断寻死考虑要不要定居地球呢,早知道过去几次别那么快离开留下来露个面就行了。

  「你为了什么事情找我?」灭霸稍稍挪过椅子面对韦德,一副认真聆听的样子。

  「我有很多事想问你!」韦德看着灭霸笑颜逐开。

 

  「从最基本的开始!你最近过得好吗?」

 

 

 

 【文完】

 

 

 

 

后记:

 

◎此为七夕贺文之一,七夕七篇短贺文清单:(写完发,没发就是还在写www)

 

《寻死》(灭贱,灭霸x死侍,极短篇清水,平淡友情向)

《一段肉的日常》(灭贱,灭霸x死侍,PWP)

《商人还是要有信誉》(短篇清水、极度微弱到根本没有的CP感,应该算罚贱,凑数用)

《恐牛症的痛点》(靶眼贱,靶眼x死侍,单篇PWP)

《困》(Bobpool,鲍勃x死侍,单篇PWP)

《创造者》(狼贱,金钢狼x死侍,短篇清水,偏友情向)

《错综》(奥贱,红色奥米加x死侍,半PWP,前半剧情多)

 

◎杂注:

紫罗兰:一种春天开的小花。

空中战车:此说法见死侍V3(MarvelNow)汉化第45期,灭霸称自己的直升机为空中战车。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