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极短篇清水】商人还是要有信誉(极度微弱到根本没有的CP感,凑数用,不算罚贱)

※本文应该不算CP,算是放大死侍对惩罚者的恐惧感开的玩笑。(不投稿微博、不发随缘)

※故事背景参考是官方动画「What The--?!」系列的「Deadpool Vs. The Punisher」(Ep. 30),有兴趣的朋友欢迎自行到youtube观看。大纲是贱贱上网架设了一个卖东西的网站,卖的大多都是二手瑕疵货,罚叔买了一批坏掉的二手枪械跟一台MP3拨放器,一怒之下跑来轰了贱贱,结局是贱贱跟网路相亲对象----夜魔侠共进晚餐。(谜一样的发展哈哈哈,但贱贱看到DD时讲了一句:「该死,相亲网站的服务系统是纯文字。」所以他大概也不知道来的人会是谁哈哈哈)

※严格来说这篇是凑数用的,我也是昨天突发奇想想一连写个七篇短篇,但摊开待写文案档案夹里顶多只有四篇短篇,于是我就前往我的「大概不会写」资料夹里翻了翻(all贱我有四个放文案的资料夹,有「一定会写的」、「可以考虑写的」、「拆开当肥料」还有「大概不会写」)于是就翻出这篇,挺神奇的原大纲里好像有肉,但可能因为发展下来角色太崩所以弃了,这次重新拾起此文案就不会依照原大纲的发展,而是改成一个平淡的故事。主要是因为前两天跟all贱QQ群的朋友讨论罚贱萌点时提出了贱贱其实挺怕罚叔这个现象,所以就想说这次也加强一下这个设定来开开玩笑,不算CP向。

※韦德=死侍,弗兰克=惩罚者。

※挑战七夕七篇文的产物(不过我算错日期了可能会多写个两三天),闷头开车式写文,白话文的意思是「不好看是正常的,出现各种精神状态堪忧的剧情或词汇也是正常的」,虽说挑战两天不睡,但写这篇的时候一直昏过去(毕竟昨晚就没睡了),还有些感觉很真实的幻觉或幻听什么,哈哈哈挑战失败,写完这篇还是睡会明天继续吧。

※OOC有(恐惧感强烈提升)。

 

 

正文:

 

韦德把二手枪械跟MP3拨放器交到弗兰克手里后,他颤抖得连钞票都拿不稳,惊愕呆楞的看着箱型车驶离视线,载着那批满满是瑕疵的二手枪,许久才反应过来---他X的这回完蛋了!

  韦德有多怕弗兰克?用一句话来比喻就是如果道夫龙格尔真的演Cable他会连Cable都怕。(注:道夫龙格尔为1989年初版惩罚者电影的惩罚者饰演者,在死侍电影彩蛋中被点名为适合演Cable演员人选之一,这段时间他也时常公开表示自己愿意在死侍续集出演Cable,但目前剧组似乎还没有回应)

 

  「该死,匿名购买这系统太要人命了!」韦德背脊上冷汗直下,几乎汇流股沟。那些二手枪当作搜藏摆设还行,但真要使用那是说崩解就崩解啊,弗兰克是真会拿那些枪械去干掉某些人的,而且保不定他发现瑕疵后干掉的就是自己。

 

  回到家后的韦德不断在客厅里来回踱步,脑子里不断模拟可能会发生的状况,总体来说被一枪爆头是最温馨的完美大结局,更细节的部分想着他连小女孩般的尖叫都没胆发出,只是青着一张脸不断想:「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卧草草草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跑吗?如果被抓到会怎么样?

 

  会不会被分尸装袋埋往数座山巅?会不会身上被割划数十道伤口涂蜂蜜倒蚂蚁倒蜜蜂?会不会被按到福马林里当学医好青年的房间装饰?或者是现场活体解剖录下来PO到youtube赚广告金?

 

  为了获得心灵平静他走向厨房准备制作372844片薄煎饼,盯着手下逐渐变为食物的食材,脑中却不断围绕:「我被抓到后不会被吃掉吧(字面意思)?不不不,他应该不吃人,或许会拿去喂狗之类的,但是怎么个喂法呢?大概会分成三十几块,十块冲进公共厕所的马桶,十块生肉喂狗,剩下的煮熟再喂…」

  「又可能比这个更狠,他可能会把我绑在木柱上,趁我意识还清醒时把肉一块块割下来,然后丢给藏獒那类的凶恶大型犬吃…到时候要说什么笑话来掩饰恐惧比较好?讨论贝爷跟汉尼拔谁才是食物链顶端?啊…好像都不适合啊…」

 忽然手上一疼,韦德回过神来才惊觉自己右手拿匕首不慎切到按着大团面团的左手…

 

  这不对啊!薄煎饼需要什么匕首?需要什么面粉团?

 待他定睛一看,发觉他正在切一块捏成腹肌形状的大面团,就像脑中模拟场景那样正一块块把面粉团削下来,心里越看越瘆,把瓦斯关了东西放着,找块布缠住自己受伤的手指便离开厨房。

 

  坐在客厅沙发上胡乱转着电视试图转移注意力,却因为看到各种枪击、纵火、绑架、失散多年的兄妹乱伦(?)的新闻而感到心惊胆战。韦德打开客厅空调,到房里翻出了一床大棉被,拖到沙发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暗想如果被匕首或什么小刀偷袭这还能挡一下,就这么盯着电视睡着。(开冷气裹棉被太好睡了这个状态)

 

 

  梦境的感觉很真实,他被放在一张石床上,颈前被固定了一支十来公分的铁制双头叉,只要他稍想颔首或环顾四周,那支铁叉就会刺入他的下巴和胸口,他有些庆幸现在是躺着的,如果是站着那多痛苦…

  一股血腥漾入鼻腔,他惊觉此刻嘴里感觉不到舌头的存在,丝丝刺痛在喉前越来越明显,逐渐扩大并冲击他上半颗头颅,疼得让他险些忽略靠近的脚步声。

  他无法查看来人是谁,只感觉自己腹上被放了一个小盒子,金属的冰凉让他浑身一颤,但更让他颤栗的是从金属小盒里传来的细微抓挠声。

  「吱吱!」盒子顶部放置灼热炭火的兹嘶声清晰得怵人,盒里老鼠惊慌得往抽开金属片的盒下挖去,随着皮肉碎屑混鲜血绽开,韦德被即将钻腹绞肠的恐惧占据意识,决心咬牙把首一颔,在双头叉同时刺进胸腔与颔底的同时,他看到了那人黑衣上显眼的白色骷髅,和始终严肃皱眉的神情。

  可惜梦境并没有因他死亡而结束,相反灵魂仍被困在躯体中,他感觉自己被扛起,丝毫不得动弹的承受着分尸时锯断腿骨的疼痛、头颅离身时天旋地转的晕眩,还有被灌入水泥块时的窒息…

 

  「哈!!哈…呼…呼…」韦德浑身被棉被紧缠住在地板上惊醒,此刻何止被梦吓哭,简直要吓尿了都!

 

  蓦的灵光一闪,他忙从棉被中钻脱而出,跌跌撞撞的冲到电脑前,依顾客资料急急拨通手机,等待过程中不断的深呼吸慢吐气试图使语调听起来正常镇定。

  另一端电话接通:「谁?」

  「嘿!尊贵的顾客!这里是DP购物网站,抱歉我后来发现您手边的那批枪械和MP3播放器可能有些瑕疵,我换批新的给您!」韦德尽力使声音充满服务业的活力朝气与大前辈亲自指导的业务精神。

  「喔…」弗兰克不疑有他,问:「那我需要拿手边的这批货去换吗?」

  「别!!!」脱口而出的字词惊慌得像尖叫,此言一出韦德自己都吓一跳,电话另一头弗兰克也楞了,韦德急忙道:「咳咳咳,我的意思是…不用麻烦您多跑一趟了,我请人送过去就行!旧的那些测试有问题就直接丢掉吧,或者怎么处置都没关系,不用特别拿回来,真的不用麻烦!」

 「呃…那我谢谢你吧…」弗兰克语气听上去有点懵,但也没多问,只是说:「还有别的事吗?」

  「没事了,祝您有个愉快的一天!」韦德一直等到另一端弗兰克把电话按掉才如释重负般的摊在椅子上,休息半晌后认真处理枪械问题。

  跨过这场命中大劫后韦德决定把网站关了好好重新做人,正好他在线上约会网站的约会对象是今天来访,说不定能有更进一步的发展,从此开始崭新的璀璨人生!

  然而当他听见电铃上前应门时,心中惊愕得瞬间飙了一串方言(?)脏话:「holy s**t ma**er f**ker!!!」

 

  「所以…你是我的约会对象吗?」夜魔侠手持花束站在门前,穿着他那套行侠仗义时的深红制服。

  那套制服穿出去是挺威风的,但韦德看着心情直坠到谷底,背脊被冷汗浸湿,刚放下的恐惧感再度袭上心头…

 

 

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弗兰克知道,绝对不能!

 

 

 

  【文完】

 

 

 

 

后记:

 

◎此为七夕贺文之一,七夕七篇短贺文清单:(写完发,没发就是还在写www)

 

《寻死》(灭贱,灭霸x死侍,极短篇清水,平淡友情向)

《一段肉的日常》(灭贱,灭霸x死侍,PWP)

《商人还是要有信誉》(短篇清水、极度微弱到根本没有的CP感,不算罚贱,凑数用,不投稿微博、不发随缘)

《恐牛症的痛点》(靶眼贱,靶眼x死侍,单篇PWP)

《困》(Bobpool,鲍勃x死侍,单篇PWP)

《创造者》(狼贱,金钢狼x死侍,短篇清水,偏友情向)

《错综》(奥贱,红色奥米加x死侍,半PWP,前半剧情多)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