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中篇清水】后知后觉 第一章(Ajaxpool,阿贾克斯x死侍,电影向清水,重生文)

有人催还是更吧哈哈哈,但我接下来参加减肥跟调身体的训练,可能不熬夜了,未来产量可能减少许多,先跟大家说声抱歉orz


本篇序章点此:http://womingdaoyan.lofter.com/post/1d9c25ee_c491027



 

第一章

 

 

  「这地方还真干净…我的第一个要求是暖一点的手,天啊,还有暖一点的手术台…」

  「哥们,我们应该想个安全密语,我觉得猪肉和豆子还不错〜」

  「你做为女人不会太威武吗?咬着的火柴是怎么回事?还没脱离口腔期?还是你是史特龙的大粉…噢噢唔唔!」

 

  阿贾克斯提早来到韦德被送来的位置,躲在帷幕后听着那喋喋不休但总是活泼轻快的语调,心里揣摩待会该如何做自我介绍才能在对方的脑海里留下好印象,但一直到韦德的嘴被掩住前他都没决定个满意的,只好以初次见面的介绍为底稿,等等再随机应变。

  待他走到床边时,天使已将韦德的嘴用橡皮带绑好,样子跟记忆里初次见面时如出一辙,脸色苍白,眼眶有些泛红,但那双圆睁的眼倒是挺有精神看向自己,有点像表情符号「OxO」。

  阿贾克斯为掩饰紧张很快的移开视线,专心给韦德做基本检查,一面自我介绍:「威尔逊先生,我的名字叫阿贾克斯,是这里的主管。开始治疗前有些事要跟你说明,这里不是政府设立的机构,而是私人改造所…」说着给韦德注入血清,在碰触到韦德的皮肤时,暗自可惜刚刚自己不该先打麻醉药,心里实在好奇触碰他的感觉,想着偷觑一眼韦德的神情,见他仍是睁着明亮的双目好奇看向自己,慌得话都说错:「你听说过不打碎蛋饼怎么做蛋…不是,是不打碎蛋怎么做蛋饼…」

  天使在一边听着脸都囧了,阿贾克斯才终于把组织与职员介绍说完,临去前韦德一样:「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的有话要说。

  阿贾克斯轻笑:「是要开我牙缝有菜渣的玩笑吗?」并示意天使放开绑住韦德嘴的橡皮带。

  「呼!谢谢,感恩!」嘴被松开的韦德转头看向阿贾克斯,还是持续那种像表情符号「OUO」般圆滚滚的眼神:「不是〜我只是想问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面,因为你看我的眼神就像我们认识,还有…你牙缝真的有菜渣!」

  阿贾克斯心中暗笑,他在来之前可是特别确认过牙齿清洁,但看着韦德期待他做什么反应的小表情,还是决定转过去用镜子检查一下自己两排洁白的牙齿。

  「啊哈!骗到你了!」韦德乐呵呵的说:「嘿!阿贾克斯是你的真名吗?听起来像假的〜你的真名是什么?告诉我说不定我能想起我们在哪认识?」

  「不着急,未来我们有不少时间可以相处,在此之前你还是先好好休息吧。」阿贾克斯抬头对天使说:「先把他推去休息,对了…暂时别揍他。」天使听完暗骂一句脏话,但也只能依言推挤眉弄眼对着她一脸得瑟的韦德进隔间。

 

 

  「凡妮莎还好吗?」天色稍晚,阿贾克斯轻掀半透明布帘,私下来找韦德。

  韦德笑颜逐开:「看来我们真的认识,为什么我半点印象都没?」

  阿贾克斯微笑走近床边:「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不介意重新认识一遍。」

 「呃…那个是小麦草*吗?」韦德看向阿贾克斯手里那袋与场景色系极度不搭的翠绿小麦草,瞧上去分量不少。

  「是,这对你的免疫系统很好。」

  韦德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我来这里真的能治好吗?」

  阿贾克斯安慰道:「方法很多,总会有能成功治疗的一种。」

  「好吧,你是专家…话说…我能刚好有个问题问你吗?」见阿贾克斯点头答应,韦德面色纠结问:「我一直很想问…改造后有可能会同时拥有镭射眼、瞬间移动、CG双手刀那些变种能力吗?」

  阿贾克斯沉思半晌,认真回答:「不会,私人机构没那预算。」

  「噢!感谢上帝〜我一直很怕会变成那样!」韦德舒了一大口气,笑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你人真不错,老实说刚开始看到你是我的主治医师时还担心你会不会讨厌我,毕竟在我来之前估计你是这长最帅的。」

  阿贾克斯微笑着拉了张椅子坐在韦德床边,真诚道:「我并不讨厌你,相反我很喜欢你说的那些笑话跟乐观的态度,这些在这里很少见,相信未来几年也是…」

  韦德被忽然的夸奖夸得有些难为情:「你这话说得略略言情了…不过,嘿!我们之前到底在哪里见过面?提示一下吧,还有真名!」

  阿贾克斯沉吟道:「嗯…不用想起来没关系,说不定这样对彼此来说更自在。」

  韦德听完一脸可疑的挑眉看他:「该不会是…那种过一夜就忘的关系吧?」

  阿贾克斯被这句话引起了玩兴,意味深长道:「你猜猜?」

  「欸?真的假的啊?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韦德一拍自己后脑,干笑道:「啊哈哈,人帅的好处就是到哪都有艳遇,你别介意,有天我会想起来的。」

  阿贾克斯不置可否,抿唇憋笑听韦德说各种事,两人聊了挺久,大多都是韦德说话,而阿贾克斯撑着头认真听,不是因为韦德每句话都饱含深意,而是他说话声音真好听,不知不觉让人听得入迷。

  一直到熄灯时间阿贾克斯才起身道:「时间差不多了,早点休息对你的身体好,未来一些激发血清的疗法可能会有点刺激,我希望你能保持体能撑过去…」

  韦德点头答应,随后又问:「嘿,你以后能常来陪我聊天吗?不是我抱怨,但你们这的气氛真有点瘆人…」

  「好,一定常来。」阿贾克斯微笑替韦德关上灯:「早点休息,晚安…」

 

 

  韦德到这以来多半是使用些养生饮食或规律作息,没安排什么刺激治疗,每当天使问起阿贾克斯他都说有办法,但暂时观察几天,直到发觉旁人开始起疑,他才敷衍的选个刺激最弱的冲水治疗,开始前还命人把水柱调弱水温调温,强度跟冲澡差不多。

  但开始前他还是担心的来到铁笼旁对韦德说明一些冲水治疗的状况和注意事项,而韦德只是微笑看他,说:「没事,我信你!」

  阿贾克斯听完强掩内心激动,故作淡定走到一旁观察,未料开始不久韦德忽然昏厥,发现后他马上终止治疗,命人将韦德送回隔间,并留几个人跟自己守在周围注意情况。

 

  韦德再次醒来已是傍晚,守在床边的阿贾克斯见他缓缓睁眼,慌忙问:「你感觉还好吗?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搞毛啊…这是哪?」韦德迷茫的双目环视周围,最后聚焦在阿贾克斯身上,待他看清身边人的面目,眼神却忽转狠戾,挣扎起身骂道:「浑蛋,弗朗西斯,你对我做了什么!?」

 

  听到这久违称呼的阿贾克斯怔在原地,看来拥有重生前记忆的不只他一个。

 

 

【第一章完】

 

 

 

注:

1、小麦草的哏见电影32分10秒处,威瑟拿了一撮小麦草推荐韦德吃点这个有助免疫力,韦德:「老天,这话听起来像凡妮莎。」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