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中篇清水】后知后觉 第二章(Ajaxpool,阿贾克斯x死侍,电影向清水,重生文)

第二章

 

 

  「浑蛋,弗朗西斯,你对我做了什么!?」

 

  阿贾克斯瞬间怔在原地,猛瞥见周围人都奇怪的盯着自己,狠一咬牙,当机立断道:「他受脑癌影响产生幻觉,你们几个把他压好捆好嘴封住,还有你,给他打一支镇静剂,推到特殊观察区。」周围几个人七手八脚的将韦德制住,他则退离两步,避开对方看着自己时恨得喷火的眼神。

 

  特殊观察区是一处四面水泥墙的房间,不同于外头简陋的塑胶帘,这里不只隔音佳,挡光效果也极好,推韦德进来的那些人离开后整间房暗得像浓墨,而韦德不只发不出声,连四肢都受困不得动弹,耳畔听见的除了周围仪器细微运作声,就是自己由剧烈渐转平稳的心跳。脑中浮现的记忆画面不知是梦是真,镜子里那张丑恶的脸、从这里出去后一年三个礼拜又六天、那两个助自己一臂之力的X战警,还有在那片废墟中凡妮莎缓缓走近自己身前,他甚至还没挨上她举起一半的拳头,记忆就在此中断了。

  「…嗯?」隐约有些额外记忆在脑中闪过,尽是一些他自己都不知道存在过的记忆,随着画面闪现越多,心脏同时莫名发紧,难过得他在心里暗骂一声:「那个浑蛋…」

  刚这么默念完,房里的灯被「啪哒」一声打开,头顶的白灯让韦德一时难以适应,他把视线移向从门口独自走近的阿贾克斯,只见他悄声慢步的走到自己床边,眼神有些闪躲,犹豫半晌后缓声说:「我先帮你解开束缚,有什么想问的,待会再慢慢说好吗?」见对方没有挣扎的意思,他开始一一解开韦德身上束缚。

  松开嘴后的韦德没有马上抱怨或骂街,而是看着给自己身上解束缚的阿贾克斯静了几秒,细弱蚊声的嚅嗫一句:「原来你根本不叫弗朗西斯,妈蛋难怪我追问一年多没人告诉我你的下落…」发觉韦德记忆恢复的阿贾克斯强忍激动给他继续解束缚,只是微微发抖的双手让工作进程有些慢。

  韦德把头往枕头上躺实了,一边回想一边念道:「还有我之前在这的时候你是不是在我泡冰水后给我裹上大衣?啊!难怪那件大衣在我身上,我当初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另外那个写在纸条上名字…你后来还真的用那个名字?」

  将束缚全部解开的阿贾克斯站回韦德身侧,忍不住微笑回答:「至少比洗洁精好。」

  重获自由的韦德伸展着四肢:「哎呀…这样好多了…话说那段时间你是不是还三不五时跑来看我,嘘寒问暖偶尔鼓励再闲聊几句那些?」

  「你知道…嗯…我是说,你怎么会觉得我是专程去看你?」被戳破动机的阿贾克斯眼神开始乱飘:「我只是做日常的数值纪录顺便说几句话。」

  「拜托,很明显好吗?」韦德夸张的直起上身看向他:「有次晚上我偷偷把测量仪器的电源拔掉,你完全没发现,就这么对着数值没改变的仪器表连续纪录三天,是我觉得别拿自己身体状况开玩笑才又接回去。」说完他又重重躺回病床,双手摀脸使劲揉着:「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老天,我居然现在才想起来有这些事!早点想起来我也不至于对你开那一枪,但是你…啊啊啊!你好好的干嘛作死抓我女朋友呢?」

  「说来话长,我也是身不由己…」阿贾克斯暗自庆幸韦德没追问自己那么频繁去找他的原因,转移话题道:「你的记忆怎么忽然全都恢复了?是因为现在的身体状况没那么恶劣还是什么神秘的重生机制?」

  韦德抽回揉脸的双手,挑眉看向阿贾克斯:「你是认真问这问题的?来,英伦小帅哥,过来一点,靠近一点,看看我这张病厌厌的帅脸,还有全身因癌症虚弱到不行的样子…」阿贾克斯依言靠近,甚至可以看到韦德把自己揉得泛红的脸颊肌肤,只听他继续道:「是他X的什么幻觉会让你觉得我他X的会知道现在到底他X的发生什么事?」

  「……」阿贾克斯努力憋笑,在回到原来位置前已经把自己的表情调整到正常状态:「这确实是难以解释的神秘现象。」

  韦德像是想起什么:「对了,既然重来一次,当年从这里出去后我没少后悔决定进来这,趁现在癌症还不到最严重,我想回去找凡妮莎…」

  「等等。」一听韦德打算离开,阿贾克斯面色严肃道:「你现在回去对事情没有帮助,不如留在这,我有办法能治好你。」 

  这句话一下吸引住韦德全部注意力,直起身忙问:「什么办法?」

  「用老方法,还是会变丑。」

  「噢,我去你的。」韦德颓丧地躺回病床,从重生前记忆中他还不知道凡妮莎最后能不能接受自己变丑的样子,如果照旧重来,那意味着他的处境也跟之前一样,半点改变都没。他躺在床上快速的辗转反侧两回,又朝着天花板盯了几秒,最后背对阿贾克斯,决定道:「我宁可直接回去,起码死得帅点。」

  阿贾克斯还要出言相劝,韦德却先语调沉痛的说:「而且你知道我变丑之后,除了不能见凡妮莎外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

  阿贾克斯一愕:「…什么?」

  背对着阿贾克斯的韦德语带哽咽:「那就是我再也无法享受干掉的白胶从手背撕下来的感觉,呜…因为它会连我手背整块皮都撕下来…嘤嘤嘤…」说着还作抹泪状。

  「呃…」阿贾克斯听了一头雾水:「那是什么感觉?」

  「你说撕下一层皮吗?就跟入伍时割包皮一样,只是疼在手背…」

  阿贾克斯挠头:「不是,我是问撕下干掉白胶。」

  「嗯?你没这样试过?你的童年都去哪了?」韦德转过身子看向阿贾克斯,一边兴奋比划:「那真是超好玩的!有一种难以形容的爽感,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总之如果要我再接受真空装置的治疗,至少得让我撕白胶撕到过瘾为止!对了,这间房能不能让我住啊?隔音挺好的,你来找我聊天也不用怕别人听见〜怎么样?昔日校草加抗癌斗士陪聊喔,这个在外面听演讲是要买门票入场的!」

  「哈哈…」阿贾克斯被韦德逗乐了,轻笑道:「可以,你高兴住多久都行,我会让人搭建别的观察房。」

 

 

  当晚回去后阿贾克斯坐在办公桌前等麻醉药消退,接着将早已准备好的白胶涂抹在自己手背上,并耐心等待,看着白胶渐渐变为透明,稍微握拳时手背有种紧致感,眼见时机成熟,他小心翼翼的抠起白胶一角,缓缓向外撕开…

 

 

  「……」真的…满爽的。

 

 

  翌日早晨阿贾克斯抱着一整箱白胶送给韦德,并细心地为他打开房间通风系统,叮咛道:「玩这个还是得在空气流通的地方。」

 韦德「嗤」的笑出声,笑骂:「你居然准备一整箱!哈哈哈,我得承认这兴趣太有病了,但实在好玩得不行!」说着开心拆开一瓶新白胶在手背上涂抹起来。

 

  韦德病床一边放着阿贾克斯拜访时坐的椅子,另一边则堆积着那些被撕下来的干掉白胶,清理病房的人员经过时,韦德都要他们别扫掉,他至少要玩到1688906片才过瘾。

  白胶就这么一箱一箱的玩完,那些干掉白胶眼见也堆得像座小山丘那么高,韦德为此还得意洋洋:「怎么样?够壮观吧!这些数量要捏几个硅胶女友都不成问题!」

 

  就在干白胶山高度差不多即将接近天花板的某一天,阿贾克斯进门却不见韦德踪影,留下的只有那堆将近占了半个房间的干白胶山,还有被直接拆开丢在病床的天花板通风口盖,正好位于最接近山顶的位置。

  他尝试踩着那堆有些弹软的干白胶慢慢走近天花板通风口,略为比划后惊讶发现,大小刚好可以通过一个人…

 

 

 

【第二章完】

 

 

我萌上日漫新CP了…一个更丧心病狂,更难以接受的主角总受CP…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