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中篇清水】后知后觉 第三章(Ajaxpool,阿贾克斯x死侍,电影向清水,重生文)

最近都在萌其他CP回头想写赫然发现我几乎把死侍设定忘得差不多了(我真是浑蛋orz)自己感觉这篇简直OOC炸且没有灵魂,想赶快完结掉orz

 

 

 

第三章

 

 

 

  「……」

 

 

  看着眼前堆满半间房的干白胶山和被拆开的通风口,阿贾克斯心中感叹:「虽然知道他会想办法逃走,却没猜到是用这种方式,想法真难料…」当下也不慌忙,径自走出房门,离开前还把房门关紧锁好,以免有人察觉不对。

  为防窃听,他平时找韦德时身上不带任何电子通讯产品,出了观察区后马上往最近的厂内对讲机联络天使:「妳替我去注意摄影机房的所有画面,尤其是上周在东南侧新架的三台,一有动静先不要告诉别人,知会我就行。我先回去房间拿东西,会带上自己的对讲机,有不对劲就告诉我。」交代完便走回自己的房间。

 

 

  当韦德好不容易找到基地守备最弱的出口时,赫然发觉阿贾克斯正靠在墙边望着星空,手里拿着一包看不清楚的东西,直到察觉自己接近,才悠悠说一句:「这里夜空真不错对吧?在都市可看不到这样的星幕。」

  韦德随意抬头瞥了一眼,随后把视线移回阿贾克斯身上,皱眉道:「是很不错,但我现在没心情看着些,念在我们都重新活过一次,也算有些交情,在我决定动手之前好聚好散吧。」

  「我没有要阻止你的意思,只是外面冷,你不能就穿这样出去。」阿贾克斯说着从手中布包里拿出一套衣裤和外套,递到只穿着单薄手术服的韦德面前:「从这里出去走十几公里能看到大路,沿路往北再走一段可以接到郊区,包里面还有些钱,有车就搭,快的话明天下午能到市里。」

  韦德一时语塞,楞楞接过衣物和布包。只听阿贾克斯继续说:「你离开的事我会压下来,别人不会察觉,你也不用担心回去路上会有人跟踪,组织没那预算…」说着一顿:「但如果你仍需要帮助,房间我会帮你留着…」

  「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韦德的眼神充满感激:「非常感谢!还有你的口音超好听,我之前有说过吗?」

  阿贾克斯轻笑出声:「几乎算是说过吧。你还是快换上衣服,虽然我感觉不到,但猜想加拿大晚上还是挺冷的。」

  韦德当场就把衣物穿在手术服外,套上黑色帽T外套时笑问:「你也有一件这样的外套?*」

 阿贾克斯微笑:「挺不错的服装造型,有种神秘感。」

  「果然英雄所见略同!」韦德笑嘻嘻的将服装穿戴完毕,稍微活动四肢,最后认真向阿贾克斯道别:「之前往你头上开枪的事…我很抱歉。如果身体状况允许,或是再有一次重生机会刚好没癌症之类等等,我会想个弥补你的方法…」

  阿贾克斯淡笑道:「我还活着,你不必弥补什么。机会难得,好好抉择今后的生活,自己多保重。」

  「谢谢,你也多保重!」

 

  阿贾克斯目送韦德离开,直到对方身影隐没在黑夜中,完全看不见了,他才回身走进基地内。

  基地里仍是那样晦暗,仿佛日渐腐败的末世一隅,伴随着病患痛苦低吟,他仿佛能闻到浓重药味下毫无生机的绝望。这时他忽然想起韦德隐没在黑夜中的身影,心中苦笑:「他的选择是对的,这个地方太压抑了。如果我也有离开这里的机会,说不定跑得比他还快…」

  天使见他回屋,佯做若无其事的缓步上前,低声问:「就这样让他走,没关系吗?」

  「嗯…」阿贾克斯淡淡回答:「来这的病患大多出于自愿,在正式治疗前离开我们也没损失什么,如果强制将人留下却不愿意配合疗程,处理起来反而更麻烦…」

  「这样听起来也挺合情理,但我总觉得你遇到他后就变得有点不一样…似乎更…仁慈?」天使说着一脸怀疑的看向阿贾克斯。

  「你是对的,这是缝在那件外套里的追踪器编号,一有动静就通知我。」阿贾克斯说着递给天使一张写着编号的纸条:「若不是别无选择,当初就不会来到这里,他只是需要时间想起来,而我相信他会。所以在那之前别让别人接近他的病房,假装他还在。」

  天使接过纸条:「明白了,还有什么吩咐?」

  「有,妳帮我找一台推车和几个大垃圾袋,我准备去处理那堆干白胶…」阿贾克斯想起那座白胶山,深深一叹。

 

 

◎  ◎  ◎

 

 

  「呼…呼…」

 

  韦德心里暗暗叫苦,身体状况比自己原本想得还更糟,才不过十几公里的路就走得他连连停下休息,在以前他可是整路用跑的都没问题。

  就这么断断续续走走停停熬过一晚上又一早上还是让他走到市郊,抬头看向天边,早已是夕阳残照,日暮昏黄,他暗忖得在落日余晖消失前找个地方歇脚,于是拖着疲惫的身子开始在附近找寻可供住宿的旅店。

 

  许是虚弱的身体状况撑不了整整一日的体力消耗,当晚他随意冲完澡便睡死在床上,这一觉直接睡到翌日正午,直到起床洗脸时才真正从镜中看清自己的模样。

  苍白的容貌和红肿的眼眶,昔日神采飞扬的双眸此刻被枯枝般的血丝环绕,双瞳黯淡无光,整个人无精打采,连咳嗽都有气无力,拿着漱口杯的双手微微发颤着,牙膏也挤歪一边。而他心里清楚,这不是昨天走一路累的。

  他轻叹一声,低头刷牙不再看镜子,脑里却忍不住思绪百转:「我就这么直接回去,然后呢?以这种模样慢慢虚弱,直到让凡妮莎看着我这样死去?」他想着偷瞥一眼镜子,随即不忍观看的再度低下头:「传说野象死前会悄悄脱离象群,以免对迁徙中的同类造成困扰。当初决定接受改造时并没多少把握,只是不希望她看着我死去,明明无能为力却耗尽心力,所以我才选择…」

 他放下漱口杯,双手捧着清水用力往脸上搓洗,再看镜中自己,仍是虚弱的不忍卒睹,心里暗道:「即使重来,处境仍没有任何改变,我不能回到她身边,不管是濒死还是丑陋,就跟当初的结果一模一样…那我还能去哪?我能利用余生做些什么…?」

  此时他想起与阿贾克斯临别前自己说的那番话:「如果身体状况允许,或是再有一次重生机会刚好没癌症之类等等,我会想个弥补你的方法…」

  「……」他边认真想着这句话,边在房里来回踱步,偶尔坐在床沿撑头思考,不久后又烦躁的起身走动,最后狠一咬牙,拿起行囊走出旅馆,沿来路再走回去。

 

 

  回到改造所已是第二天夜晚,韦德走回基地防守最弱的一区,踌躇着该怎么进去。

  而令他意外的是他还没考虑多久时间,就见阿贾克斯从里面走出,看见自己时惊讶一怔,随即了然的轻叹一声,没问什么也没多说什么,上前轻拍肩膀道:「进来吧,外面凉。」便领着自己回到那个药味浓重,光线昏暗的基地里…

 

 

 

【第三章完】

 

 

 

杂注:

1、电影里死侍毁容后常穿着黑色帽T外套出现在一般场合,而阿贾克斯也有一件,在掳走凡妮莎时穿的。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