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救命(死侍受相关)

如果净网搞挂乐乎那我也跟着挂了不找其他地方复活,且相处且珍惜,谢谢各位

【补漫心得】稍微写些昨天补漫看到的罚贱交集

  昨天整晚睡不着,大概补了雷霆特攻队(32期加年刊),措手不及刊(8期),罚贱刊(5期),捍卫者v5的后半段(7-10期)。(罚贱更早的像红心之王跟贱贱V1就先不提,一些比较零散的交集也先不列举) 

  罚叔对贱贱真的越来越好啊,雷霆特攻队初期那个关系实在很糟糕,大概是罚叔先跟唯一的女队员爱利丽卡有着非常久远的暧昧到恋爱关系(看注释说罚叔v5就开始了),但是贱贱也看上爱丽卡所以刚开始几期两人关系很僵。而且罚叔居然在知道知道贱贱一直跟踪他们的状况下(从对话得知,罚叔说三人分头行动后贱贱就跟着他们),故意热吻爱丽卡给贱贱看(贱贱在树丛震惊脸OAO)

  后来支开爱丽卡两人独处时看上去要吵架,但贱贱估计也知道自己没身份吱声,所以说话内容非常空泛没重点。那时的对话像这样

罚叔:“你有心事?”

贱贱讲了一些很谜的东西委婉拐弯嫌弃罚叔,像是付出努力或投入感情没有回报,“像是面对黑洞,像是面对你”(迷一样的对话)

罚叔冷漠脸,直接总结:“你喜欢爱丽卡,不喜欢我。我知道,但我不在乎。”

贱贱说要当场解决两个人的问题,罚叔废话不多说马上拿枪对贱贱,贱贱说罚叔只能杀他一时而他以后随时能报仇。但也没打架,直接走离开了。

  后续从贱贱对爱丽卡的态度以及跟毒液的对话中知道他并未放弃,但本刊基本是罚叔跟爱丽卡发狗粮,到哪都凑一起。(直到本刊快结束才正式提出分手,场面令人心碎啊我其觉得镀铜心脏很浪漫)

  于是贱贱在出手帮助或是在紧急时刻即时出现时都是连带罚叔一起救。甚至罚叔在摔下悬崖时为了护住爱丽卡全身摔烂濒死,还是贱贱用恶魔契约得来的谜之天使羽毛救回罚叔。反正整刊三人都维持很奇怪的关系。大概是罚叔跟爱丽卡两厢情悦,爱丽卡正面拒绝贱贱,但背后跟罚叔说了不少贱贱的好话。到后期罚叔对贱贱没有那么反感,有时候会特别提出处理,如罚叔抽到提任务权跟后来完成任务后继续留下的理由。

  贱贱则是满怕罚叔,除了到地狱那次提出“罚叔恐惧症”自己承认怕罚叔,还有几次任务进行中,贱贱直接跟红浩克讨论:“唔…我觉得惩罚者看到不会高兴的…”然后建议是要瞒住罚叔还是先跟罚叔谈。

  而本刊后期贱贱个人刊也发展到了铁手挑战(即贱贱娶夏女王那刊),刊中贱贱使用了在雷霆刊内一直没使用的出任务机会给夏女王助阵,罚叔就在雷霆特攻队支援当中,所以贱贱娶亲罚叔也算出一份力。(但从刊内罚叔把贱贱分尸塞在振金造的罐子里头的对话中,罚叔好像不知道贱贱结婚了。而是说:“你结婚了?那真是恭喜你啊。”(关入罐中)这跟隔壁CDP阿内明明当了贱贱伴郎却在争分夺秒刊中对贱贱结婚一无所知的状况很像啊。但罚叔也可能只是出场帮打并不关心贱贱生活状况,毕竟本刊两人确实关系不好,他不在乎其实不奇怪)

  后来贱贱被放出来重新自愈还是站在罚叔那边,跟罚叔并肩作战并且完全不提分尸的事。但那时候罚叔跟爱丽卡刚分手还被生气的爱丽卡刺中手臂。贱贱搭他肩膀开导他,一边炫耀自己跟老婆感情不错不留隔夜气,还建议罚叔去跟爱丽卡喝杯咖啡或武器库什么地方好好的把心结说开,在他看来爱丽卡只刺中罚叔手臂而不是脖子代表情况不糟。(但罚叔后来好像也没跟爱丽卡主动复合的样子)

  在本刊接近尾声时其实贱贱当面夸罚叔不少好话,像是罚叔表现相当出色什么,是个相当出色的人,一直找罚叔聊天聊到红浩克、爱丽卡、罚叔等人都叫他闭嘴。事情结束后这代的雷霆特攻队就解散了。(大概跟v3时间线没差太多)

  没过几年在措手不及刊中贱贱看上去已经把罚叔当朋友,邀请罚叔出现在自己的圣诞贺卡上,跟蚁人松鼠妹等角色一起拍照。并且谜之拥有罚叔看新星战电影哭的事情当把柄,但罚叔的态度好像只是很无奈:“偶尔回归正常什么时候变成罪过了”群起围殴被霸气的夏女王镇住后还是进去拍照。

  中途灯光暗下贱贱还跟罚叔借夜视镜。

贱贱:“介意我借用你的夜视镜吗?”

罚叔:“是的我介意。”

贱贱:“谢谢,你真是好朋友。”自顾自拿去用了,罚叔也没坚持,还真的让他拿去。这里大概是贱贱已经认为罚叔是朋友的感觉。

  后来参加拍照的人一个个离奇身亡,贱贱紧张的到处找存活的人,一个是一只猪型的蜘蛛侠克隆,另一个就是罚叔,然而贱贱到哪都找不到罚叔,还说自己对罚叔的定位仪器失效(原来还有这东西),慌不择路的贱贱居然跑到义大利大使馆,大概以为是黑手党什么,各种大喊问:“有人知道你们的死对头惩罚者的下落吗?”结果被赶出来

  下一期罚叔就主动出现还替贱贱爆了一个基因融合怪物的头,帅气的说:“不用客气。”

  但因为那个基因融合怪物是融合贱贱跟松鼠妹的基因做的,松鼠妹把“它”当自己小孩看待,然后一怒之下又把罚叔揍倒在地,贱贱去扶他起来,于是有了以下对话(这段直接引用乐乎上一贴的图跟对话)

罚叔:“这是她第二次揍我。”

贱贱:“你怎么会来这?”

罚叔:“我听说你在找我。”

贱贱:“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罚叔:“我跟踪你。你之前找我干嘛?”

 贱贱:“有个恶魔开始从我之前的派对上猎人头。”(贱贱找罚叔是为了要提醒他注意安全)

  然后罚叔怀疑起夏女王,在形容时用了野蛮之类的词,贱贱生气的要罚叔把话收回去,还揍了罚叔一拳:"她一直都充满野性!(噫)"

罚叔被揍也没怎么生气,只是捂著下巴:"你们俩真是天生一对。"

贱贱:"是的没错。"

  这刊罚叔都挺配合贱贱,问贱贱接下来的打算,收到贱贱给的纸条交代任务时也没有废话。甚至最后事情落幕,该复活也复活,罚叔居然一脸面无表情的留下来跟其他角色坐在餐桌前等待庆功。

  隔年出了罚贱刊,整部大概是罚叔给贱贱爆头洗脑带著对方从美国逃到墨西哥边界又逃到欧洲又跑到海上的故事。各种梗都出现,像是贱贱被爆头时罚叔有一整袋的面罩亲自给贱贱替换,贱贱亲自给两个人CP取名字(罚贱英文punpool是从这刊出现,贱贱自己取的)。罚叔虽然面瘫但也会陪贱贱玩梗,像是致敬贱贱拉墨西哥死亡先生的内裤,最后贱贱会恢复记忆也是罚叔忍不住接梗(贱贱每次醒来都会说同一出剧的同一段剧情,最后罚叔忍不住接话贱贱才会想起)。本刊还有趁罚叔开车亲罚叔脸颊,跟挂在车上逗罚叔笑等等的梗。

  大概发展到此俩人关系已经好得非常多,贱贱还时常把自己跟罚叔归类为一类人,然而罚叔一边跟他打一边把自己的心情跟故事全讲出来(噫)最后当然也是合作结局,看上去挺不错。

  而在该年末罚贱还有一次相见,就是非常经典的捍卫者V5第七期,罚叔本来要狙击夜魔侠,贱贱忽然跳出来脱了裤子用屁股对罚叔还问他自己的屁股好不好看(噫),接著翻身过去直接把人推倒强吻(噫噫噫)。状况如下:

罚叔:"我讨厌你。"

贱贱:"你知道这不是真的,来吧大男孩(对嘴亲,背景大爱心)"亲完还转头对观众说:"看吧!"

罚叔一脸无奈抿嘴,然后下手很不重的揍贱贱一拳:"白痴。"

接著就没打了,俩人同时转头看向捍卫者等人,接著同样被痛揍,罚叔还被关起来(靠),贱贱则是以出车祸的方式退场。
这段令人激动原因是这是贱贱在漫画里唯一一次“对嘴”亲到男性角色,其他多是亲脸颊跟“快亲到”。而且还很大方的在该期漫画后分享心得,说罚叔尝起来味道像“卡特林娜”(汉化翻译战斗机),虽然画面是有隔面罩但也许剧本没有。(毕竟尝到味道,后面画面的大爱心还滴水滴)

中间贱贱跟夜魔侠解释的时候说了一串他是想跟罚叔拉近关系再从罚叔那套情报什么,但因为无法解释罚叔为什么要相信自己而被众人用怀疑的眼光看著,只好自觉退场。

这大概是最近几次重要交集了,俩人的关系是以看得到的方式越来越好阿TAT

评论(5)
热度(25)